​扬州为什么算是江南?要从这条河说起……

古时三人谈及人生梦想时,一人曰吾想腰缠十万贯,又一人曰吾想骑鹤下扬州,第三人曰吾想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摘要:虽然从地理上扬州不能简单称为江南,但从文化意义上讲,则一点不为过。古代扬州和江南渊源深厚,主要通过运河枢纽沟通融合。

问题:为什么古人说“烟花三月下扬州”?

我从扬州回来的时候,朋友发消息过来问道,你骑鹤去扬州的?呵呵,这世道,找一只杨过的雕尚且不易,骑鹤下扬州估计跟腰缠十万贯一样对我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连坐着车去扬州都是我两年多以来的愿望,在这个拥挤的五一才得以如愿。

图片 1

回答:

比起沪宁线上苏锡常等众多璀璨耀眼的明珠,扬州算是广阔的苏北地区唯一的亮点,这个有着蜀冈瘦西湖、平山堂、个园、何园、扬州八怪纪念馆等堪称经典景点的城市,千百年来,无数的文人墨客为这里留下了太多脍炙人口的诗词,前有杜牧后有姜夔:

扬州是我国古代极少的通史式城市之一,汉、隋唐、明清三度繁荣。唐代有“扬一益二”之说,当时扬州人口有50万之众,名列世界十大都市之一。著名诗人李白、杜牧等为扬州作了许多免费“广告”。李白曾多次来到扬州。选《唐诗三百首》的孙洙对李白“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诗句批注为“千古丽句”。杜牧在扬州为官多年,喜宴游,“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他离开扬州后,“厌江南之寂寞,思扬州之欢娱”,在《寄扬州韩绰判官》诗中写道:“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吴中四杰”之一、扬州人张若虚,更以一首《春江花月夜》“孤篇压全唐”。“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正是当时扬州南郊曲江或扬子津一带江滨月下夜景的艺术再现。

说到扬州那是一个古老而闻名的城市,在古人眼里,扬州就是一个传奇,虽然不曾去过,但是在梦里已经神往。这座被唐诗宋词浸泡过的城市,自古以来就是诗人偏爱的江南名城。历史老人和时间少女把这座古城在这两千年来都有说不尽的历史话题。图片 2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木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

如今扬州虽然在经济还不算很富足,但说文化昌盛却底气十足。有心人曾设计“诗意扬州”的一天生活:清晨,到冶春茶社品尝特色早点,然后租一艘摇橹小船,泛舟瘦西湖;中午,在虹桥坊享受淮扬美食,接着前往宋城书坊品茗读书;下午,登上平山堂大明寺与欧阳修、苏轼等名人来一场古今对话;傍晚时分,骑行在鸟语花香的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夜幕降临,观看《春江花月夜·唯美扬州》,最后泡一下温泉,惬意进入梦乡。许多中国人在很小的时候即从古典诗词中认识了扬州,大都以为扬州属于江南。其实扬州在长江北岸、淮河尾闾,隋炀帝称之为为“淮南江北海西头”。风雅、精致可谓扬州城市的主要特质。虽然从地理上扬州不能简单称为江南,但从文化意义上讲,则一点不为过。古代扬州和江南渊源深厚,主要通过运河枢纽沟通融合。

这座扬州城也是因李白的一道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而得名,相信大家都读过“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由于这道诗的传颂,把扬州这座清丽雅秀的城市在诗词里的美景也是展现在世人面前了。图片 3

落拓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杜牧《遣怀》

公元前486年,太湖地区的吴国日渐强盛,吴王夫差北上伐齐,带领水师灭掉江北邗国,在邗国原地筑城以备军需,并在城下凿沟以通江淮。因为城是筑在邗地故称邗城,沟是凿于邗城下故称邗沟。扬州建城第一年和邗沟第一锹均定格在公元前486年,其主要依据是《左传》的记载:“鲁哀公九年,吴城邗,沟通江淮。”也有人说,夫差把吴国都城迁于邗。为了纪念扬州历史上两个吴王,相传在汉代建邗沟大王庙,清康熙年间重修,供奉的正位为吴王夫差,副位为西汉吴王刘濞。西汉初年,吴王刘濞统辖东南三郡五十三城,其中包括江南部分,都城广陵。他“即山铸钱,煮海为盐”,开凿了运盐河,富甲一方,扬州成为东南政治、经济中心。2015年,扬州在邗沟大王庙附近新建了吴王夫差广场。大运河原点城市、大运河申遗牵头城市成为扬州的“标配”。

在唐宋时期的扬州,那可是一座最为繁华的古城,也是最奢靡的地方,扬州城处处有酒家瓦肆,夜夜有管弦
、歌声,因此人人都想去那里做官、发财、享乐,于是就有了“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一大梦求。在扬州的二十四桥边,晚唐诗人杜牧的《寄扬州韩绰判官》诗:“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也是因为这道诗,让很多古人都记住了古城扬州,便有这么一座小巧精致的拱桥了,也知引出多少风流往事出来。图片 4

婷婷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杜牧《赠别》

历史上对扬州最钟情的大人物恐怕要数隋炀帝。开皇七年,隋文帝为征伐江南的陈朝,便于舟师进军,开挖了山阳渎。第二年,又以20岁的杨广等为行军元帅,分八路攻陈,次年正月灭陈,结束了自东晋以来270多年的南北分裂局面。当时江南多次发生叛乱,杨广任扬州总督镇江都前后十年,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促进江南的稳定和发展。如“息武兴文,方应光显”。他广泛招引原陈朝才俊,命精通《三礼》的吴郡人潘徽组织江南诸儒,编撰《江都集礼》一百二十卷,全面总结了江南礼学。隋炀帝即位后,开通济渠、开拓邗沟,又开永济渠和江南运河,长达四五千里,实现了南北经济文化大融合。隋炀帝把扬州作为陪都,建造江都宫,自撰《江都宫乐歌》。第二次巡幸扬州住了近一年。隋炀帝三伐辽东后,国内矛盾激化,他还坚信“我梦江南好,征辽亦偶然”。公元618年,隋炀帝第三次巡幸扬州,被重臣宇文化及缢死江都宫。2013年,在扬州曹庄发现隋炀帝墓,专家确认是隋炀帝杨广与萧后最后的埋葬之地,现成为国家考古遗址。

扬州的地理条件非常优越,在古代输送到北方的物资都是在扬州转运或直接北上,国家的税收和利润也由此产生。扬州快速地成长为盛唐东南名都,一跃成为除京都外东南经济、文化大动脉的中心。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青苔满阶砌,白鸟故留迟。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杜牧《题扬州禅智寺》

康熙、乾隆二帝先后借道运河六下江南,驻跸扬州行宫。正因为皇帝巡幸、盐商炫富,清代中叶,扬州园林进入了鼎盛时期,大小园林60余座。个园是嘉庆年间两淮盐商总商黄至筠(原籍浙江仁和,今属杭州))的家宅,为江南园林孤例和扬州明清园林的经典,与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和苏州拙政园并称为中国四大名园。个园内有一副楹联“春夏秋冬山光奇趣,风晴雨露竹影多姿”。2006年,个园作为中国江南园林的唯一代表入选美国世界园。瘦西湖是我国湖上园林的精品,作为运河的支流,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著名园林学家、上海同济大学教授陈从周在《说园》中认为:“瘦西湖妙在瘦字,本来瘦西湖是一私家园林群,其妙在各园依水而建,独立成园,既分又合,历历倒景,宛如图画。虽瘦而不觉寒酸,反窈窕多姿。”他还写过散文《烟花过了上扬州》,“二十年来我来往扬州的次数真是无可计算,这对‘淮左名都’的风光,也算享受够了。”清代诗人刘大观游历了江苏、安徽、浙江等地名山大川后,总结道“杭州以湖山胜,苏州以市肆胜,扬州以园亭胜,三者鼎峙,不可轩轾,”至今被业内视为权威。

所以很多没到过扬州的文人雅士们,他们的内心感觉是如果不到过扬州,会被认为人生不完美。另一方面,扬州便捷的交通也会给南下北上的文人墨客们制造很多在此逗留的机会。于是李白来了,杜牧来了,张祜来了,徐凝来了,以他们为代表的诗家、书家、画家都来了。在诗言志、诗叙事的年代里,他们为扬州写下了千古绝句图片 5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稍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行笔至此,不由得想起一个故事,前些年,北京旅游界的几位老总晚上吃饭时聊扬州的“风花雪月”,兴奋之余,连夜奔向扬州,寻觅“江南梦”。富有诗意的“烟花三月”早已成为扬州专有的品牌,并走向世界。古老的扬州运河总是在用“江淮官话”,演绎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江南故事。

扬州的特色美景也是让他们在这烟花三月,一起下扬州来的愿望,在扬州瘦西湖、何园、汪氏小苑、大明寺、吴道台宅第等美景也是让游人留连忘返。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姜夔《扬州慢》

回答:

江横渡阔烟波晚,潮过金陵落叶秋。嘹唳塞鸿经楚泽,浅深红树见扬州。夜桥灯火连星汉,水郭帆樯近斗牛。今日市朝风俗变,不须开口问迷楼。
李绅《宿扬州》

图片 6馆主来了,我是無月,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秋风江上芙蓉老,阶上数株黄菊鲜。落叶正飞扬子渡,行人又上广陵船。寒砧万户月如水,老雁一声霜满天。自笑栖迟淮海客,十年心事一灯前。
萨都刺《过广陵驿》

古时的扬州,是一个了不得的地方,那是一个富庶、奢靡的地方,是一个十足的温柔乡、销金窟。

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长易得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徐凝《忆扬州》

扬州在京杭大运河和长江黄金水道的交汇处,交通四通八达,物资丰富,商贾官僚、文人墨客往来于此,扬州又地处富庶的江南,周边盛产稻米、丝绸、茶叶、木材、瓷器、食盐以及水产。因此古时的扬州,一直是一个经济繁荣、又深有文化底蕴的地方。图片 7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静,唯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

自古多少佳句赞扬州

扬州的繁华始于隋炀帝以及他开凿的运河,“夜半江声听不住,南船才过北船来”,从此上千公里的运河线,垂柳摇曳,龙舟绵延,花团锦簇,亦行亦歌。究其隋炀帝开凿连接东都洛阳和江都的运河的原因,即便与他任江都总督长达9年的时间因而迷恋扬州的繁华艳丽有关,但是更多的还是作为一个君王出于政治的远见,只是操之过急以至民不聊生,落得个为他人做嫁衣的惨淡收场,倒成全了唐朝盛世。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杨州”
“试问江南诸伴侣,谁似我,醉扬州”

自吴王夫差修筑邗沟始,到隋炀帝时期自京口绕太湖直抵余杭的江南运河竣工,江南这片土地才有了富庶的理由,才成就了被马可波罗誉为华丽之都的杭州城。而贯通南北的大运河,全场2000多公里,保证了此后千余年的政治和经济的稳定,源源不断地把江南的供给运到中原。公元615年,隋炀帝在北巡时被东突厥军所俘,被解围后意志消沉,于616年沿运河至江都,617年任李渊为太原太守,618年在江都被宇文化及所杀,此后天下改为李姓,而扬州虽然不再是隋时的江都,但运河依旧,繁华依旧。只是,隋朝的结束是历史的必然,而与举世无双的扬州琼花无关,那些关于隋炀帝携后宫嫔妃出游扬州赏琼花因荒淫无度招致被刺使得天下易主的传说也就仅仅是民间茶余饭后的谈资,路边野史。

隋时,扬州称江都,隋炀帝多次南下,流连忘返,也正是隋炀帝带动了扬州的繁华。

隋炀帝死后,葬在扬州郊外的雷塘,晚唐罗隐在《炀帝陵》感叹道:“入郭登桥出郭船,红楼日日柳年年。君王忍把平陈业,只换雷塘半亩田”。后世对于隋炀帝的评价颇多贬语,认为他浅薄地只因迷恋扬州琼花和女子而修运河,我不能借一己之力为其正名,只能让自己客观地看待历史。《剑桥中国隋唐史》写道隋炀帝核心顾问集团中各人均是处理实际事物的官员而不是起任何“劝谏”作用的政策顾问,与儒家史学家强调“劝谏”作用必不可少的观点差之甚远,这也成为对隋炀帝苛加指责的原因;而实际上“他很有才能,很市合巩固他父亲开创的伟业,而他在开始执政时也却有此雄心,他希望历史会肯定他的执政以及他追求豪华壮观的欲望”。

到了唐代,安史之乱起后,因为北方战乱频仍,长江流域的经济地位进一步上升,成为朝廷的钱粮重地。长江流域的商业城市,以扬州、益州(成都)为两个中心,成为全国最繁华的工商业城市,经济地位超过了长安、洛阳。所以,当时有“天下之盛,扬为首”的说法,这便是谚语“扬一益二”的由来。

跟隋炀帝一样,扬州也是一个被外人误解甚深的城市,总是被认为是扬州造就了杨广的奢靡和荒淫,造就了民怨沸腾。其实江都恰好只是杨广做了九年总督的地方,也恰好只是邗沟与江南运河的连接点而已。千年之后的扬州十日让这个风情不解当年的小城有了一缕凄惨的戾气,只是十室九空,草掩园林之后,扬州人还坚持服用奢华,竹西之地依旧歌吹不断,从而靠零星成阵的美,压倒了腥风拂面的记忆。而此后的乾隆沿运河六下江南又是扬州繁华至胜的又一个颠峰,才有了瘦西湖的白塔和五亭桥,才有了扬州盐商的富甲一时。

此时的扬州,纸醉金迷,富丽堂皇,夜生活比首都长安还要丰富多彩。图片 8

扬州是一个典型的因河而兴,因河而衰的城市。清光绪27年,漕粮折银,漕运完全废止,运河也就此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而运河衰败之后,扬州也就边缘化了,边缘到直到2004年4月18日才通了铁路。尽管扬州发展至今的历程中毁誉参半,可也丝毫并不影响扬州瘦西湖的知名度,加上近年来扬州的名人效应,扬州开始走出运河废止后的低谷;在我的脑海里,扬州永远是一幅烟雨江南的景象:烟花三月,柳色青青,轻舟摇曳,江南遗韵。

唐代许多诗人都留下了关于扬州的诗词,其中,杜牧更是出类拔萃。杜牧生性风流,在淮南节度使麾下任职时,便经常和同僚一起流连扬州的青楼。

去的时候已是五月,早已过了瘦西湖最美的烟花三月;天气晴朗,也就没有机会见到清晨薄雾里的亭台烟柳。中午时分从南门进入,傍晚到了北大门,再返回南大门时已是华灯初上,一路走走停停,待到开着游艇过来赶人出园的工作人员到我们跟前,我还在猛拍瘦西湖的夜景,耳边荡漾着从载满游客的大船上飘出的悠扬的竖笛声;尽管缺少月色,二十四桥也被装扮一新,白银泻地般身着皎洁。喧嚣的人群已经散去,不多看夜景的游人还都在船上,剩下我等稀稀拉拉的几个游人散落在空旷的园子里。静谧安详的瘦西湖,我想这才是我最想要的风景。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