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吃、土楼之旅(二)——永定小吃,绵延不绝的土楼群

平和县的县城,地名称为小溪,而在遥远的乡下,有个僻静的镇子却叫大溪。

《感悟灵通岩》

从龙岩城到永定县,途经坎市镇、抚市镇和湖雷镇,公路边不时出现土楼村。如果不研究土楼学,仅仅领略土楼风采,在这里看看就行了,没必要去那些被电视、报刊大力推荐的地方。

大溪以灵通岩出名。

平和县的县城地名叫做小溪,而在遥远的乡间,有个僻静的镇子却称为大溪。大溪以灵通岩著名。平原上,隔大老远的就看到一丛岩柱,峻秀端庄,天空湛蓝,岩柱顶上却笼罩黑气,直达云天,骇人不已,地煞星正在下凡?

到了永定县,华灯初上。汽车站旁边那座桥的桥头摆满小吃摊,择干净的坐下,要一碗牛肉丸子。在我工作的那个城市,走在闹市区,一不小心,暗香袭来,然后鼻子会不由自主加深吸气,身后有人吆喝,“永定牛肉丸”,回头看,招牌上红字大书,“正宗永定三奈牛肉丸,客家风味”,香气就是从盖子没盖严的铝锅里逸出的。要一杯牛肉丸子,老板会从锅底捞点切成片的熟墨鱼干额外赠送。在城管人员没巡街的日子里,卖牛肉丸的小贩乐意跟你聊土楼,他们出来赚辛苦钱,就是为了孩子不要再住土楼。也有牛头不对马嘴的,这是本市远郊农民,牛肉丸子往往欠火候。三奈是一味中药,煲墨鱼汤用。我现在在永定城品牛肉丸子,简直是精神上的里程碑。弹性一脉相承,嚼起来更脆,但是没墨鱼干。老板用带着浓厚口音的普通话讲解一通,我根本没听懂。牛肉丸子下肚,我回忆味道,老板看我不想走,又给上了一碗。

平原上,大老远的,突兀一撮俊秀岩柱,长相不俗。天空湛蓝,岩柱顶上,黑气笼罩,上接云霄,地煞星正在下凡?果真有点灵性。难道这就是灵通岩?

这就是灵通岩,大溪人民告诉我。我象蚂蚁,在大溪的大街上缓缓移动,灵通岩高在半空,与之相比,芸芸众生都是蚂蚁。

永定城乱哄哄的,当再次遇见小吃摊群时,我不吃牛肉丸子了,刚才吃了双份了耶。案板上摆着一团团圆白软物,点一份,下锅慢煮,熟透捞起,呈蓝黑色,沾调料吃,有粘性、有弹性、有韧性,香味直喷,肉丁、笋干填充内馅,非常好吃,名称我忘记了。吃完继续逛,货摊上陈列着大瓶装的用暗红色液体泡的鸭.爪之类,老板说是老.醋泡.爪。路过小吃店,这儿醋.泡食品的花样更多,遂要一盘泡.牛皮,就地消受,口感怪怪的。

没错!那就是灵通岩,大溪人民告诉我。

上山道路崎岖,在半山腰的湖泊旁边有一块平地,且停下休息。灵通岩仿佛触手可及,就象人左手展开的六个指头。第六指?赘生在大拇指外侧。回望山下,有许多扇形土楼,或者由扇形土楼拼积成的圆楼。摩托车司机说,建造土楼开销太大,只好分段开工;闭合式的也有不少,大溪镇的主街区其实是围绕一栋超大型的土楼城形成的。

天明,随晨练人群登县城后山。步道陡峭,浅尝辄止。下到护城河边,去看钓鱼。这鱼可真够多的,成群结伙,游过来,游过去,就是不咬钩,急死我了。问询垂钓老者,为何城里没土楼。他说,永定城背倚险岭,大河拱卫,小毛贼无从下手,无须单宅防守。古人建城,择地有讲究,起名有学问,永定,永远安定!土楼分布在……

我象一只蚂蚁,在大溪的大街上缓缓挪动。与灵通岩相比,芸芸众生都是蚂蚁,灵通岩恍在半空中。我与众不同,手持乌红色的尖头、节杆状长物。

登山台阶的起点在“手腕”处。绿树浓密,涧水“哗哗”流,步行倒也有趣,只消半个时辰,抵达“虎口”。贪恋石壁怪异,进入峡谷,三转两转,把喧嚣抛在外头。峡谷里是野草场,草高及胸,用石头铺成的古道蜿蜒前伸,道边沟草丛中流水汩汩,石壁岩洞内黑雾喷涌而出,似乎发出“咝咝”声,往前走,走到乌云中,心虚胆怯,返身回到“虎口”。

乘车前往下洋镇。翻过大山,公路边不时出现土楼。抵下洋,到邮政所,在集戳本上盖个邮戳,戳文曰“福建永定2005.05.03.11下洋”。

山路上坡兼转弯,到山口,见水库,有块小平地。我乘坐的摩托车暂停,司机说,甘蔗藏在路边吧,千万不敢再携带了,前头的路更险,会把交会车逼下路沟,涧水哗哗流,要用水库来装,怎会没你喝的?

往右上方行进,只听钟声悠扬、鞭炮炸响,佛殿烟熏火缭,信众跪拜祈平安。神仙住的房屋不要瓦,建在天然石室里。据云,明朝学者黄道周曾在这里读书,饱吸灵气,殿试中进士,赞叹“灵应感通”
,古人已看出非凡来。遥望山下,远山环列,灵通岩独高,好象烧木炭的老式火锅。

重山深处,初溪村,土楼密集。村子建在缓缓上升的山坡上,全是大型土楼,圆楼、方楼交错。停车场特意修在另一座山的半山腰,与村庄隔河相望,一下车就能看到土楼村全景,村后坡陡林密。进得村去,参观土楼的外墙与窗户,走进大门,与住民拉拉家常。这里的土楼带木制的外阳台。土楼的结构,一圈黄土墙,围出圆形或四方形地盘,只有一个门,墙较高处开许多小窗户;木屋紧依墙内侧建造,一般是四层,一楼厨房,楼上住人,公共走廊。

灵通岩仿佛触手可及,就象人左手展开的六个指头。第六指?赘生在大拇指外侧。

雷公、电母发威,暴雨如注,天昏地暗,凝重、肃穆、敬畏,神灵面前许誓愿。直到傍晚,龙王下班,我得以下山,猛吸鲜甜空气。

往回走,到月流村。村里土楼相当多,夹杂在砖楼丛中,土楼已不怎么住人了。经闲聊得知,楼内院子中间的平房,是本楼居民祭祖和办婚丧大事的场所,能摆下十几二十桌酒席,因为土楼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在视觉上误认为公用场所非常窄小。土楼外围建裙楼,裙楼竟然是雇工宿舍,这得多大的财主啊!错了,土楼并不是哪家人独占,而是同宗的堂兄弟几十户集资建造、共同居住。前几年,有一次,暴雨连续下,大人小孩全躲在家里,夜间涨洪水,土楼被泡,倒塌过半,有的里头住了二百多人啊,全没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