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国往事 Once Upon a Time in Italy

迪托瑞酒店(Due Torri Hotel)¥1202起立即预订>

意国往事 Once Upon a Time in Italy – Ferrara 费拉拉 (Sept.7th , 2014)

展开更多酒店

>>

发表于 2015-04-14 16:36

意国往事 Once Upon a Time in Italy – Bologna 博洛尼亚

让我徜徉于文字的世界吧,静下心来,静下心来。也只有文字的世界,才能让我静下心来。

这几周的紧张与烦躁,竟至于让我蓦然间额前生出了两根白发。顿时疼惜自己,何至于为了工作如此熬心血。Job
is just job, meaning nothing more than a job.
我不能为了工作而让自己这么快就老去,我还要至少再活30年,因为我希望爸爸妈妈和婆婆都能至少再活30年到100岁,我要好好地照顾他们。不,我还要再活57年,因为我希望我的大男孩也能再活57年到100岁,我要一直一直陪伴他、惯着他,和他一起看尽世界的精彩。所以,我不能这么快就衰老!我要好好地活着,健康而快乐地活着!

就让我翱翔在文字的时空,凌驾于不堪的俗世吧。

喜欢我文字的人们,到了现在还在翻看我十年前的藏地游记的携程驴友们啊,谢谢你们。我能够继续写下去,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有你们的鼓励。

今天,让我带着你们去遨游遥远的亚平宁半岛吧,那个好似被浮华的世界遗落的角落,叫博洛尼亚Bologna。

我与博洛尼亚的缘分,始于那个夏天的夜晚离奇的火车旅程。

在从威尼斯回拉韦纳的中途,本应在博洛尼亚换车,结果提前一站在费拉拉跳下了火车。等我在费拉拉跟无数人确认、再反复看电子公告板,证实费拉拉没有去拉韦纳的火车后,赶紧跳上了紧随其后从费拉拉开往博洛尼亚的车次。

到了博洛尼亚,却发现开往拉韦纳的火车刚刚开走,而且是那天的最后一班。于是,又从博洛尼亚搭上了最快一班西去的火车,因为有人告诉我,坐那一班车次可以到达离拉韦纳只有15公里的卢西Russi。可是,补票的时候,车长却坚定地告诉我,他的车不去Russi,而是去里米尼。Rimini!
Rimini!
他坚决而残忍,貌似丝毫不体谅我因为第一次失误和第二次被误导而接连两次坐错火车的遭遇。

于是,又在那个车长的建议下,在那一辆火车经停的第一个车站法恩莎Faenza下了车,从那里买了一张后半夜从法恩莎到拉韦纳的火车票。不过,好在从法恩莎到拉韦纳也就30公里左右,只不过中途要在一个叫博洛尼亚城堡Castel
Bologna的小站换车。

意大利的深夜是国内的凌晨,正值平日里沉睡得被人抬走都不觉的时候。为了不被惊天的困意袭倒,在法恩莎那个小站,咬紧了牙关挺啊挺,还把手机打了闹钟,生怕一打盹的功夫错过了上车时间。欧洲的人工贵啊,火车站哪会有国内似的深更半夜有人检票的事儿,卖票检票基本全靠乘客自觉自助!又冷又困又紧张的煎熬中,好不容易挺到了上车。

火车开出没几分钟,就感觉好象到了换乘站Castel
Bologna。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向一个同车厢的意大利人确认了一句:我要在博洛尼亚城堡换车,是不是就该在这里下车?结果那人极为真诚地告诉我:还没到你要下车的地方,先不要下车,等下我会提醒你。于是,我也极为真诚地相信了他的好意。过了很久很久很久,在我越来越来越怀疑火车早已开出远远远远超过30公里的路程,别说是换乘小站博洛尼亚城堡,就连拉韦纳也早该到了时,在那个好心人的指点下,终于下了火车。

下了车,一抬头看站牌,傲买糕的呀!我居然回到了博洛尼亚!

天知地知我知你知,唯有意大利人的英语不知,博洛尼亚与博洛尼亚城堡,并不是一个地方呀!

原本与Julia妹妹约定,要在早上9点之前赶回拉韦纳的旅店呀!时已至此,是无论如何都赶不回去了!其实从博洛尼亚到拉韦纳,只有60多公里距离,如果是自驾车,1个多小时就开到了,但是天地良心,意大利的火车要跑三个多小时啊!即使乘最早一班7点的火车,赶回拉韦纳也已接近中午了!

那一刻,真的恨不得长出一对翅膀飞到拉韦纳,或者长出一个认识人来在博洛尼亚。只要是个认识人,哪怕关系再多么生疏,我都肯定厚着脸皮跟人借车开!

焦虑急躁,徘徊彷徨。举目四顾,茫然无措。最后,只好横下一条心来,认定博洛尼亚就是与我有缘,不舍得让我错过它,宁可让我错过与Julia妹妹的约定。

就那样,那个清晨,带着受挫的沮丧和几乎一夜未眠的疲惫,悄悄踏入了博洛尼亚的市中心老城区。

那是个星期日,天刚蒙蒙亮,小城正安静地睡着懒觉。

忽然想起某年某月更久远的从前某日,在几乎同样的时辰到达的一个叫大理的古城。从下车的瞬间起,就开始遭遇象苍蝇似的一拨拨围过来的掮客,连一分钟都不肯放过我,直到上午未尽落荒而逃。

在博洛尼亚这个小城,却没有人打扰我。不但没有人打扰,连想找个提款机取钱都找不到问路的人。

只好跟着感觉走,凭经验火车站一般是坐北朝南对着市中心,于是就朝着那个被我判断为南的方向走去。另外,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欧洲的老城一般都不过方圆五六公里,要是有体力一天就能环城走完里三圈外三圈。

后来太阳出来了,发现自己果然找对了南。Google地图的比例尺,也印证了博洛尼亚老城区从北到南直径不超过3公里。

出了火车站没几步,就看见一个城墙的遗址。走近仔细观察,居然就是号称博洛尼亚现存城门中最漂亮的一座的伽里拉城门Ponta
Galliera,建于17世纪中叶,是博洛尼亚至费拉拉的马路起点。

历史上的博洛尼亚,是罗马帝国埃米里亚大道沿线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一度是仅次于罗马的意大利第二大城市。从地图上看,1640年的博洛尼亚和现在的老城区差不多,都是两头尖中间鼓的橄榄状六边形,被城墙围绕着,共有12道城门。只不过,当年的城墙已于十九世纪末被拆除,由现在的环城公路取代。城门有的被留下,有的也跟城墙一起被拆。

伽里拉城门没被拆,得以幸运地留存,看起来也似有时不时的保养。城门北面的两边有两幅互相对称镶嵌的青铜雕塑,上面是长着三瓣尖爪怪脚的男女。寓意是什么,无从考证。

伽里拉城门旁边的废墟是建于14世纪的一个城堡遗址,只留得残破不堪的断墙。环城地下水道的遗址,有的地方就那么张着嘴。

意大利人民对古迹的爱好跟咱国人大相径庭,咱国人总要把真真假假的古迹都修得跟八达岭和居庸关长城似的焕然一新,搞得连真的都跟假的似的。意大利人却不是,古迹就那么照古迹的样子放着。城墙拆了就拆了,当时是为了拓展城市,一百年后认个错,但不会因为曾经的拆除是个错误决定就再去把城墙重修回来。就跟罗马的圆形剧场似的,因为历史的动荡被拆得支离破碎,然后破成啥样就啥样,继续任凭雨打风吹去,居然能以废墟的面目再扛一千多年,并且到了现在还接着废墟下去。

从骨子里,喜欢意大利人这种坦荡荡的懒惰。

<插图: 伽里拉城门和邻近的废墟>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穿越伽里拉城门,就等于正式进入了方圆几公里的博洛尼亚老城区。先悠然攀上一个叫Parco
Montagnola的公园,穿过绿地和林间小径,就开始了城中漫步。因为时间太早,旅游信息中心还没开门,加上看不懂街上的意大利语路标,只好漫无目的地信马由缰。

<插图: Parco Montagnola公园里的雕像>

图片 7

图片 8

很快就感觉进入了繁华市中心,看见一个有好多提款机的自助银行,走进去顺利地提了200欧,吐出来的账单显示我提的是210欧。(画外音独白:单笔手续费是10欧吗?!太不厚道啦!早知道我就提2000欧啊!反正是用我家大男孩的卡!)

然后信步一拐弯,就发现了那只在柱廊下慢慢踱着步的孑然一身的鸽子,有点冷冷清清的街道,顿时似乎散发出暖悠悠懒洋洋的气息,心里就莫名地愉快起来。再四下放眼望去,才有点蓦然间喜出望外般发现,满街巷大小高低的建筑物一楼,统统都是各色各样的漂亮柱廊。彼时那一排红色的廊柱,在清晨斜斜的阳光下,正亮晶晶地泛着璀璨的光,再加上一只似曾相识的鸽子,那一眼似乎望不到尽头的长长柱廊,就显得不再陌生。

<插图:散步在柱廊下的鸽子>

图片 9

原来,那号称博洛尼亚一大特色的portico是如此地充满家居气息。博洛尼亚的柱廊加起来长度超过45公里,仅在老城区就有28公里。有一条叫Portico
di San Luca的柱廊,从城西南的萨拉果扎城门Porta
Saragozza一直通到老城外的圣路加圣母朝圣地The Sanctuary of the Madonna di
San Luca,
由666道拱门构成,绵延4公里,又环绕圣路加圣母朝圣地教堂7.5公里,堪称世界之最,据说是为了庇护从1433年起每年一到耶稣升天节就被一路捧着献给圣路加的圣母和圣子象、以及沿着朝拜线路一直步行到市中心圣彼得大教堂的信徒们。

可在我看来,走在柱廊下既能遮荫又能避雨,真是聪明的懒人想出的顶好主意。并且还有一点是一千年前的建筑师们万万也不会想到的,那就是这种设计从根本上杜绝了国内司空见惯的被机动车辆把马路两边步行道占得横七竖八密不透缝满满登登的可能性!仅凭这一点,就忍不住想为古人点赞了。

乍一看差不多的柱廊,细看是每家形态各异,有拱券结构,有半圆形顶,还有平面的吊顶。再端详每个建筑物正面就会发现,廊柱与廊柱连接而成了一道又一道俊俏的拱门。柱子的风格亦是各有千秋,有方有圆有粗有细,有华丽的科林斯柱,有敦实的罗马柱。最令人称奇的是,有的柱子上端还镶嵌着一个个可爱而俏皮的人头雕塑。每个人像都好似从墙洞里探出头来跟路人打招呼一样,表情逼真生动活泼。真是一个让人无法寂寞的小城啊!刹那间心情透亮晴好起来。

<插图:博洛尼亚地方特色 – 绵延的柱廊>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然后再走不远,那个号称是博洛尼亚地标的双塔Due
Torri就映入了眼帘。又高又瘦的叫阿西内里Asinelli,又矮又胖的叫伽里森达Garisenda,建于1109~1119年之间。

据说矮的那个塔是倾斜的,可我怎么看都觉得高的那个才是倾斜的。由于大清早要从光线最好的角度拍照,就只好把乱七八糟的电线都摄入镜头,才拍出双塔的全景。

欧洲的小镇都没有门票,博洛尼亚也一样。忽然想,要是欧洲的那些古城区都象国内似的收门票,并且所有城市都在高速公路下道口向进市车辆收取买路钱,欧盟的经济肯定会飞速升腾!

<插图:博洛尼亚地标建筑 – 双塔>

图片 17

看见一家咖啡店正在营业,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就决定饿了。

走进去,见咖啡店满是客人。排队等外卖的人里,居然有亚洲人的面孔!立时精神抖擞地打招呼,问是不是中国人。那位亚洲先生回答说,不,是马来西亚人。然而,毕竟也来自一个大洲,两人也不亦乐乎地聊了起来。我夸奖意大利人非常热爱自己的母语,大多不屑于学英语讲英语,令我问路很苦恼。那位马来西亚先生就回应说的确如此,他来意大利十多年了,刚开始也是一句意大利语都不会,跟意大利人讲英语又讲不通,也是煎熬很久才慢慢适应下来。马来西亚先生又问我去没去附近的双塔和几个教堂看看啊等等,就带着自己打包的早餐离开了。

那顿早餐点的是热巧克力,巧克力的发音好像英语意语法语都很接近,所以店主老先生很快就听懂了。

然后,有幸亲眼目睹了店主为我制作热巧克力的全过程。天地良心,才第一次知道,原来所谓热巧克力,就是把一大块固体巧克力高温融化成能流动的半液体状,倒入带小尖嘴的白色小瓷杯里,再热乎乎地端上来。

可怜我大半辈子只喝过至少用95%水份勾兑的标准液态热巧克力,甚至有的可能只是有巧克力味却未见得含巧克力成分、恐怕纯粹是香精色素泡水的巧克力味饮品!

那天,那一杯浓得化不开的热巧克力啊,无比真诚地讲,实在是浓得腻人,让一大早还没喝一口水、本意更多是想补充水份而非补充热量的我,很难喝下去。只好跟店家要了一杯热水,慢慢地就着水才喝完。

不过,吃完这顿早餐,霎时莫名地感觉博洛尼亚人很厚道,厚道得跟热巧克力似的!末了暗叹:所以说旅行长见识嘛!若非这顿早餐,哪识得热巧克力真面目。

那天吃完早餐,就那么在博洛尼亚浮闲了半日,什么正事儿也没做。

看到几个博物馆的标志,多数是还没开门,更主要因为刚从威尼斯回来,一时半会儿不想再看博物馆,就一色儿懒洋洋地错过去了。看见一大早开门的超市,就进去买了些水果饮料,一边逛街一边沿路吃喝。看见一个大学的门牌,校园里有可爱的雕塑和玲珑的花草,就尾随一辆车进入铁门,被门岗大吼大叫着撵了出来,说我擅闯私人宅邸。我一头雾水,问:大学是私人宅邸吗?意大利老头儿义正词严地继续怒吼:在你们国家也许不是,在我们国家就是!我只好乖乖退出,继续逛街。又看见若干开门的教堂,就进去溜达。看见好玩儿的柱廊,也变换角度取景拍照。

<插图:博洛尼亚的教堂>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没有奇遇,没有艳遇,和任何时候一贯的独旅一样,独自悄悄地来,又独自悄悄地离去。

可不知为何,会有一点点落寞,每当想起那个夏天,被蹊跷的火车之旅带去走访的博洛尼亚。仔细想想,大概因为真的到了再也不喜欢独旅的年龄吧。内心里真的渴望,那样一个安宁、淡定而坦荡的小城,最好是和心爱的人一起悠然地漫步流连,而非回忆起来尽是形单影只的飘荡游离。

也曾经默默地想,为什么那样一个小城,那样一个想起来有一点点落寞的小城,会是那么令人魂牵梦萦。在我生活的大连小平岛,偌大的整个小区也都是仿欧式设计,沿街的一楼也都有象博洛尼亚一样的柱廊,走在绵延十几公里的柱廊下也一样是下雨淋不着、太阳晒不着。可为什么,为什么总觉得别处是风景,而家门口的那地方却不是?

后来,通过维基百科才得知,原来建立于1088年的世界上最早的大学,就在博洛尼亚,叫做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
另外一所国际知名的大学院SAIS也在博洛尼亚,那里还有其它若干所专科学校,使得常住人口38万的小城在大学开学期间人口会激增至50多万。

原来这世上一切值得品味的,皆因了浓郁的文化底蕴浸淫贯穿于悠长的历史空间。很多人不信,或者只是不愿意相信,历史的长度本身,真的说明不了什么。

后来,也是通过维基百科得知,博洛尼亚在2006年被UNESCO评为音乐之城。每年在博洛尼亚举办的别出心裁的音乐及艺术盛会,多得令人眼花缭乱,诸如“国际当代音乐节”,“国际古典音乐节”,“博洛尼亚爵士音乐节”,“国际传记电影节”,“国际喜剧节”,“国际夏季文学与诗歌节”……而且其实,仅那天因为偷懒而被略去的博物馆,数量就多达十几个,当代艺术、古典艺术、音乐、科技、考古,几乎包罗万象。

在我生活的城市大连,尽管建国六十多年来房地产飞速膨胀,却迄今除了一个日本殖民地时代建设的“满蒙资源馆”改造而成的“自然博物馆”,就再没有为文化整出啥象样的生存空间。一度盛况空前全民参与、似曾唤起百姓文化意识的服装节、槐花节、足球节,在后薄时代也已如数偃旗息鼓,如今硕果仅存、每年依然热闹非凡的,只留下与吃相关的啤酒节。

似乎终于明白,整个小区都做成仿欧建筑的家门口那地儿,为什么成不了风景。

<插图:博洛尼亚圣彼得教堂内景 (
谁能解释,下面第一张照片为什么会拍成这个样子吗?教堂里原本是下面第二张照片的样子,可是第一张照片却被教堂里没有的图案占据了半张相幅,难道真的被撒旦闯入了镜头?)>

图片 26

图片 27

此刻,遥远的记忆中,博洛尼亚犹如氤氲的书香,在又一篇游记的收尾处,带给疲惫的心无尽的抚慰与安宁。

烦闷的时候,真的好渴望能够穿越,躲进博洛尼亚的廊下,靠在一根敦实的罗马柱上,晒着太阳,打个盹儿。醒来的时候,一切烦恼如烟,再度身轻如燕。

恍惚觉得,那一天的博洛尼亚,好像就是一个梦境。

心想,下次再去博洛尼亚,一定,一定与心爱的人结伴同行。

到时候,如果我再度怀疑,博洛尼亚是否梦境,也好有人能为我作证。

>>

海女

2015年4月10~14日 于大连

六十五岁皈依佛门的稻盛和夫,在他那本我读后逢人就推荐的《活法》里说:工作是最好的修行。

好吧。那就继续修行吧。

在修行之余,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里,就让我继续神游在曾经全身心地陷入而乐不思蜀的远方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撑过修行的苦难。

游走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对于我,说是人生的全部未免夸张,但可以说几乎是人生的全部。

所以,今天,我必须潜回,去年九月的费拉拉。

说起来费拉拉位于博洛尼亚的北边偏东50公里处,意即,从博洛尼亚到费拉拉,其实是背离了那天原打算回去的拉韦纳。

但是,既然已经赶不上与Julia妹妹的约会,又阴错阳差到了博洛尼亚,就感觉要是不去走访头天晚上为了赶到博洛尼亚而错过的费拉拉,简直太冤枉。

这个逻辑有点令人费解。换句话说,我有强迫症。周边不整洁、计划被打乱等等,一切墨菲因素,都会令我极度焦虑,但凡有点可能性,一定选择去纠正。人在游走的旅途,强迫症就成了我排除万难也要到访计划中目的地的最佳原动力。

不过往往,几乎所有因为强迫症而坚持的行程都不曾令我失望,尤其是欧洲的那些小镇。名字象一句歌词或说半句诗一样的费拉拉Ferrara,当然也如此。

安详而静谧的老城,象是梦游闯进的邻家街区,了无担心中UNESCO世界文化遗产的名声所似乎必然挟裹的噪浊商气。

作为罗马帝国的发源地及一脉相承的后世家园,意大利是迄今为止上榜最多UNESCO世界遗产的国度,多达51处。其中除了4处自然遗产外,全是文化遗产。不过,就走访过的欧洲及美国小几十处世界遗产而言,倒确实没有哪里是因为贴了世界遗产的标签就格外怎么地了。闹的地方原本就闹,静的地方依然安静。个中原因用大部分中国人最不善用的常识来理解就很简单了:申请世界遗产的目的是引起保护关注,而不是招徕商业炒作。

头天晚上路过费拉拉时,曾跑到火车站对面的小店买了一瓶饮料,当时也感觉火车站周围是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小镇。然而,就因为普通,所以没有哇喳喳呜糟糟的旅游团。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惬意的吗?

一句话概括一个地方其实是很鲁莽的,不过,为了简明扼要,费拉拉将被定义为一个适合灵魂出窍的地方。

最近越来越没兴趣读千字以上的网文,所以也在思考如何让自己的游记既直抒胸臆宣泄块垒、又吸引眼球满足虚荣。思考的结果发现,对于我等连业余作家都算不上的网文创作者,鱼与熊掌往往难兼。不过,还是比较自觉地决定,从此把游记写得短小精悍些,争取字字句句连标点符号都掷地有声。

一个适合灵魂出窍的地方,首先要古迹遍布,其次要安静从容,其三要有宽敞清爽绿意葱茏的……墓地。

在从十三世纪至十六世纪末的400年间,费拉拉公国是埃斯特家族(House of
Este)的领地。埃斯特家族在后来的几十年后又同时统治着邻近的摩德纳公国和雷吉奥公国,其中摩德纳公国的寿命比费拉拉公国还长200年。在文艺复兴时期,埃斯特家族也是著名的艺术赞助者之一,曾造就了费拉拉画派的大多数成员。秉承着罗马帝国的深厚底蕴与优良传统,欧洲有史以来的皇室与贵族,都倾尽财富支撑艺术的发展。就连臭名昭著的希特勒,也曾在二战期间四处劫掠文化财宝,野心勃勃地筹划规模空前的“元首博物馆”。埃斯特家族,也因对文艺复兴的支援而获取了令人尊敬的声望。费拉拉的知名古迹,自然少不得与埃斯特家族的渊源。

老城区距离火车站大约两公里,市中心紧挨着的几栋红砖建筑,就是被列为世界遗产的中世纪古迹。建于1385年的埃斯特城堡Castello
Estense (Este castle)是费拉拉的地标建筑,毗邻的市政厅City
Hall原来是埃斯特家族的宅邸,于18世纪修复加固。然后走不远,就毫无悬念地看到一个大教堂,罗马风格,始建于1135年。教堂旁边就是个大广场,和无数个欧洲小镇一样,毗邻大教堂的大广场是人气最旺的场所。穿过一条街,也不知怎么就钻进了一个大市场,卖各种各样的杂货,还有水果。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城市,一逛自由市场,就感觉回老家了。

出了市场,背离教堂,就很安静。

人们在街头晃荡,尽享悠闲的节奏。大约因为那天是星期日,抑或十几万人口的小镇原本就那么从容。市中心偶尔有三五结伴的游客,都是与当地人看不出啥区别的白人,但比较明显的标志是手里拎着的相机。

看不懂地图上的意大利语,就循着深红色的古迹标志按图索骥。越走越安静,然后走进了一个葱茏的绿地。穿过草坪,走近一片长廊和矮房,才知道那里是墓地。

自从两年前在海牙第一次闯入墓地,就对墓地有了一种熟悉与亲近。墓地,是人们与灵魂对话的地方。生与死,原本只是存在的两种不同方式。阴与阳,原本只是宇宙的两个不同界面。

欧洲小镇的那些墓地,是展示艺术的别样场所。那些精美的雕塑、玲珑的玩偶、璀璨的鲜花、优雅的绿植,令人流连忘返。没有一丝阴森的戾气,只营造了纯净的幽思。

费拉拉的那片墓地很大,从地图上看几乎占据城区面积的十分之一。为守护灵魂的天使们拍拍照,又在草坪上坐着吃点东西发发呆,是那天最舒爽的节目。

若干年前,网上有个流行语,用于夸某个地方,会说:那儿是个适合发呆的地方。但打心底里觉得这种说法儿靠谱,还就是在费拉拉。

费拉拉就是这样一个无比普通却似乎也无比经典的欧洲小镇,和其他上榜了UNESCO世界遗产的小镇一样,拥有着一份足以令他们喧嚣浮躁的历史与荣耀,却恪守着一份悟透了世间沧海桑田的恬淡与安宁。

波澜不惊的岁月在持续。

生活才是生活本真的目的。钱是方式,不是目的。

在费拉拉,如水的日子,叫人沉醉。

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归根结底,比的是当下。虽说现在来源于历史,但如何让现在的每一刻保持美丽动人甚或卓而不凡,是每个国家、更是每个人应该全力以赴的使命。与其在那儿气急败坏地嚷嚷老子多少年前比你厉害多少倍,不如卯足了劲让现在的自己进入并保持自己的最佳状态,其它的都没用。

真的很喜欢,费拉拉当前的样子。而且,无论多少人诟病,打心底里,还是酷爱意大利骨子里的那份地中海男人式的有点懒散但极度洒脱的气质。

不要向我质疑这种孤魂野鬼般的游走对于人生的意义,也不要试图用你自己的见解向我阐释所谓游走应该具备的精神内涵。

每个人都有自己追逐的游走意义,你有你的、我有我的寻求存在感的方式,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漂流在别处的感悟。哪怕是到名牌店去扫货,你又何以断定别人的出行是毫无意义的?那仅仅可能只是你所不热衷的事情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