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美女校长的传奇半生_别向命运低头(一)

相逢与别离,不过是一个转身。

Finally&Love

作者/凡凡

First of all&Dream

图片 1

偷学舞蹈的她,只为那一个梦,10岁考上艺术学校,十五岁毕业离梦想很近时,母亲却得了癌症…

珊是在梦中惊醒的,天色还没有亮,时间是凌晨三点钟,房间里虽然很暗但出奇的静谧,她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头大口喘息着。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年,她没有像现在这样毫无防备的流露出真实的情感,即便是做梦她也都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而此刻这种突然被拉回到现实的真实感让她有些无措。

万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里看到这个男人。苏珊咬着嘴唇,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这个男人,这个沉默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和母亲约好的地方?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天没见到过他了,他既没有「暖男」的温情,又没有「熟男」的魅力,这个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从来就不会讨女人喜欢。

一位美女舞蹈老师的成长励志故事

像个小女孩一样,她想。

也对,除了乐业这样的地方,他还会去哪里呢?毕竟乐业有标志性的喀斯特岩溶地貌,毕竟乐业是世界级地质公园,毕竟乐业有他毕生痴迷的山山水水。只是,难道……不可能。

图片 2

平复了片刻心绪,苏珊轻轻拉开了窗帘,窗外夜色朦胧,银色的月辉笼罩着错落的屋所,两三点橘色的路灯回应着天上闪烁的繁星,静谧而带着许暖意;墨色浓重的群山环抱着安然沉睡的小城,四月的乐业山城,无愧为生态之都,当真是灵秀无匹。

“父亲”,苏珊低头看着那个抚摸着石头的男人。

她是“王娇”

随手把玩着窗帘拉手上的绒球,苏珊的思绪在房间里展了开来,今天是她在这里小住的第一天,也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起夜,并非她睡的不好,相反是因为睡的太好太沉,唤醒了她的内心。睡梦中她回到了小时候,那个她还是穿可爱红裙的小女孩的小时候,那时她还记得幸福的滋味,甚至惊醒后还能感受到这种触动感。这块土地似乎在透过梦境潜移默化的瓦解她的防备,治愈她的灵魂,而她却在下意识的抵抗。

“好巧啊”,她觉得有点尴尬。

前言

她是我孩子学习艺术课学校的校长,她叫“王娇”,一名专业的舞蹈教育者。她很瘦,长发,白皙的皮肤,瘦瘦匀称的身材。学艺术的人都具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就很有气质的人。她很漂亮也很智慧,声音清脆委婉如百灵鸟一样的好听。

她能够活下来就是个奇迹,十岁考上艺术学校,凭借坚强的毅力,十五岁毕业母亲得了癌症,后去了北京发展。当梦想离自己很近的时候,母亲病情复发,命运一次次的擦肩而过。如今她不再执着于那个梦,而是出于一种责任,成了一名普通的专业舞蹈老师。做着专业的舞蹈教育,她说要做真正的教育,教育就是教育良心。后又经过学习传文化的精神与感恩,不是出于什么,而是出于责任,更大的是背负着一种使命感。教育马虎不得,教育不掺一点假,孩子是最能感知的。她看似普通,其实一点都不普通!

进入她的办公室,墙上挂满了各种颁发的奖杯和荣誉奖项。之前我都是在朋友圈看到她是如何努力,教学生学习舞蹈,还有各种排练和演出的得奖。这次面对面的交流,让我对她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听到动情处我也忍不住落泪,这样一位柔弱又普通的人,背后竟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感慨命运如此不公,同时又对她坚强的毅力非常佩服,她的那种精神值得我去学习。

每天五点起床,同老师们一起去另一个校区授课指导,晚上回来已经很晚。有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婆婆带着,忙的连孩子都照顾不到。

有一次为了开家长会,婆婆打电话告诉她孩子发烧了,要她回来。她说这里这么多孩子和家长,我回不去。结果晚上回到家,孩子高烧四十度,感染成了肺炎住进了医院。事后她非常的愧疚,指责自己作为一个母亲,连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周。觉得特别失败,内心更是非常崩溃。说着说着她就流泪了,同样作为母亲,我听着也是落泪。非常能够理解她的那种心情,但是只能安慰一下。

很累的时候总能想起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我专门用手机录了一个多小时的录音笔记。她的故事非常励志,充满了艰辛与坎坷,值得与大家分享。随后我花了差不多八个小时的时间用笔记录整理下来。现在我用文档把它敲打出来一起欣赏,故事有点长,会有连载请大家耐心的品读。

图片 3

Secondly &Memory

“是啊,我约了你母亲,一起回来看看”,苏珊想不到父亲会这么直白。

童年的生活

听她的姑姑讲,自她生下来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奶奶是个思想顽固,重男轻女非常严重的老人。她排行老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生下来的时候,奶奶一看又是个闺女,非要扔进尿盆里不要她。可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母亲那里舍得,才免遭灾难。

哥哥比她大三岁,在她三岁时候,母亲去诊所上班,他们则交由奶奶看着。母亲给他们兄妹一人买一个蛋糕,妹妹小吃的慢,哥哥吃的快。结果奶奶凶狠狠的一把夺过蛋糕嘴里还骂着:小女孩吃什么吃,吃了也是没用。说完抓着她的头往墙上撞。

后来母亲听说了,非常心疼就不去诊所上班了,在家好好地带他们,免得再有什么不测。小时候家里穷,亲人们也都不喜欢她。父亲是家里的老大,几个姑姑也是父母一手给拉扯大的。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大家子煮一锅稀饭,喝三口稀饭,就一根土豆丝菜吃,而且土豆丝是切的很细很细的那种。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小时候的懂事让她早早的就很独立。自己六岁的时候就会端着盆下河去洗衣服。

有次她放学回家,一个人举着红彤彤的煤球不小心碰着了她的左脸,当时她一下子晕了过去,失去了直觉。醒来的时候,大家都说她能够活下来就是个奇迹。先是生下来被奶奶差点扔了不要,后又被奶奶抓着头往墙上撞;从小到大家人的不喜爱,她受尽白眼,遭遇几次伤害,这一次次的她都挺过来了,也许都是老天爷的偏爱吧!

由于家里穷,穿不起新衣服,都是穿别人的旧衣服。看到别人家的孩子穿了一件好看的针织裙子,她羡慕的不得了,心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够拥有这样一件衣服!小姨给表哥买了一根200多元的笔,她也只有羡慕的份,什么时候我也可以拥有这样的一支笔。

她很懂事,知道自己家里条件不好,她都不会去要求父母给自己买。有一块钱父母宁愿饿着也会分开给兄妹三个一人花三毛。就是这种让她更懂得生活的不易,和锻炼出她不同寻常不服输的性格。她说母亲的教育很好,经常教育她,不准说脏话,不骂人,不许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她都谨记在心。

后来父母在他们小镇开了一个唯一一家的小卖部,父母用这个小卖部养活了他们兄妹三人并都考上了大学。可是母亲在她十五岁那年得了癌症…

图片 4

珊是追着母亲来的。

“回来?”苏珊有些不明白了。

与舞蹈结缘

小时候她长得丑,又黑,老师也不喜欢她。她看到别人家的小朋友学习跳舞,又能登台表演,也想学习舞蹈,但是母亲肯定不愿意的。她想我这么丑,又不招人喜欢,老师不会收我。学习舞蹈的那个渴望,一直萦绕心头。这个渴望促使她后来爬窗户偷看同学们跳舞。,回去后她自己偷着学着他们的样子练习。

就这样半个月后,爬窗户偷看的她终于被老师发现了。老师叫她进来,说试试。可是她不敢,说母亲肯定不愿意掏钱让她学习舞蹈的。不敢的原因是家里没钱,怕母亲不同意。老师说没关系的,你试试我看看。结果她一个下叉,只听见裤子呲啦一声全开了。小朋友都哈哈大笑的在嘲笑她。但是倔强的她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她在心里默默的说:等着吧,我一定要学习舞蹈,我要努力证明给你们看!

在老师的帮助下,她没有交学费,就跟着老师学习舞蹈。一年后,机会来了,那年春节学校组织表演节目。学校老师们知道了她会跳舞,便选了她。她终于有了一次出头登台表演的机会,她既兴奋又高兴。站在舞台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当音乐响起那一刻,她完全忘记台下周围的人群,自己忘我的投入其中。结束后,老师们都向她投入了赞许的眼光。所有人的目光关注和这种光芒给了她很大的自信心。

通过这次表演也收获到了母亲的支持,她明白:原来跟身份无关,跟天分无关,跟学历无关,只要你想做,就一定能做好。母亲看她对舞蹈的热爱,又跟着老师学习了一年都没有掏学费。出于感激,就为她报了舞蹈班。从此她与舞蹈结下了不结之缘。

有了第一次登台表演的机会,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加上她又是学习舞蹈的。每次学校组织节日演出,都会有她的身影。记得一次排练的舞蹈叫《自古英雄出少年》,每个学生都要做一对道具“金光锤子”,母亲就给做了一对。结果做的是全班最差的道具,她不同意,父亲花了两天的时间又给做了一对。拿去后是全班质量最好的道具,这对她来说是父母对她的爱,也是对她心理上极大的一种安慰。她很珍惜,这个东西至今她还保留着。

图片 5

她继承了母亲的倔强和父亲的果敢,父母的优良基因从小就刻在了她的骨子里。别人称赞她的母亲是民俗舞蹈皇后乔慧芝,别人羡慕她的父亲是国内顶尖地质科考专家许志国。而她早已习惯了这种被羡慕的麻木,因为对她而言,父母是或许真的是“别人家的”。

“刚好,来听听我们的故事”,苏珊背后突然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强硬中带着疲惫和其他一些不明的意味。

为了那个梦

起初想学习舞蹈,是得不到老师的关注和喜爱,看到别的同学能够登台表演,她很羡慕。她也渴望能够像他们一样闪闪发光,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喜爱。后来一件事让她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要做什么。

也就是学习舞蹈的第二年,学校又组织舞蹈表演,老师让有组织能力的人组织学生们练习排练舞蹈。结果她毫不客气的站了出来,之后她组织十几个同学,每天放学后教她们练习舞蹈。一个月后,排练的舞蹈得了全市第一。通过自己的努力,这让她有了从所未有的优越感。

那年有名的省艺术学院招生,自己也想要报名。因为成功之后有可能会成为明星,成为明星之后,就可以改变命运,让家里条件变好,让父母跟着她享福。这个想法她从来没有跟谁说过,从小生活条件苦,不允许。为了这个梦,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去报名。

8、9岁时候学习舞蹈,身体骨骼各方面条件差,比其他的小朋友晚许多。好在自己够坚强,是个爱说爱笑的女孩,一直在克服自己的内心。考这个艺校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个笑话。她这么丑怎么可能考上,还妄想当明星,简直是白日做梦!

她才不管别人的嘲笑和闲言碎语,坚持自己的梦想。母亲当时跟她讲,考上了就上。十岁那年,她跟同学一起6个,经过两次面试,又复赛。结果考上了四个,最后又放弃两个。仅剩下她和同学两个人考上了。

考上后,母亲变卦了,死活不让去。不知道母亲听谁说的,说舞蹈就是青春饭,当明星会有许多潜规则,会陪别人睡觉,不同意她去。她告诉母亲,她不会那样,事实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说什么母亲就是不同意,不服气的她与母亲谈判了五六次,最后大吵了一架。母亲拗不过,双方各退一步。母亲说,你如果两门功课考试双百分,我就让你去。她说当时挺佩服母亲的智慧的。

为了那一个梦,她自己预习功课。每天放学后组织同学们一起写作业,然后再练习舞蹈。结果那一个多月同学们和她都进步了,终于不负努力,她成功的考试了双百分。母亲无话可说。但是,父亲又不同意了,说舞蹈不是谁都可以学的;不仅辛苦,学费又贵,不是谁都可以坚持的;你能坚持下去吗,能吃苦吗,说不定一年你都坚持不了。她很坚定的点头说,我可以,我能。

父母看她这样的坚定,就没在说什么。终于冲破重重阻碍,如愿以偿的可以去到自己梦想的地方了。说这个的时候她眼睛全是骄傲和兴奋。然后父亲就送她去了省艺校学习舞蹈。这个艺校是唯一能够实现她梦想的地方,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她知道这只是一个刚刚开始!

今年她27岁,而她的父母已经分开了17年。

“志国,你来说。”

未完待续……

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苏珊还是忘不掉母亲离开她时的绝决背影,在她的记忆里,母亲唯有对舞蹈极度执着,甚至执着到如人们所说的彻底为艺术而献身。所以,在艺术面前还有谁会关心苏珊——这个艺术的牺牲品呢?

“呵,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父亲轻咳了一声。

而父亲…除了地质研究外他总是沉默的。

“28年前,我是研究所里最年轻的研究员,当时乐业有大规模独具特色的喀斯特地貌的消息传到了我们所里,于是我自告奋勇来乐业做地质考察。”

这些年她常看到母亲出现在媒体报道里,一样的清冷高傲,一样的不食人间烟火,一样的让她望而生畏。她一直努力回忆,爱与家庭是怎样的感觉,听说母亲要去广西采风,她就神不知鬼不觉的买了机票,她要来看看她的母亲,她要来乐业。

“而你的母亲那时刚从民族舞蹈学院毕业没多久,有一次来广西采风时因为和同伴发生了争执就独自跑来乐业散心,那个时候乐业的交通十分不便,县城里很多路即便是走起来也很困难,也是巧了,或许我和你母亲是真的很有缘,在一次地质考察的途中我碰巧救到了在走山路时扭到了脚的,你的母亲。之后一来二去我们也就熟悉了。”

Thirdly&Name

“什么叫碰巧,在县城里碰过面后我就知道你一直在打听我,当时看你老实巴交的,谁知道一肚子尽是坏水”,母亲提到这段时,有点淡淡的气恼,有点淡淡的不自然,似乎还有一点淡淡的幸福,也许是夜色太浓,苏珊看不到母亲脸上的表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