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份与美国风景

这是一个符号和语言的世界。

由概念、词语和图像所构成的世界通过高科技的网络从四面八方将我们包围。每日扑面而来的新闻和挥之不去的广告图像充斥在我们生活的所有细节中,如同浑浊的迷雾那样笼罩着我们:图像越来越多,真实越来越少。图像的感染力、说服力逐渐远离我们。

近日,美国华裔摄影师Wing Young Huie大型个人摄影展《身份与美国风景》在西安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举办。通过摄影师本人作为在美国出生的华裔这一独特视角,用镜头呈现了他的拍摄经历。摄影师通过作品和观赏者分享了他对自己本身和对文化的探索之旅,真实展现了当今社会的全球化以及美国在全球化影响下日新月异的发展变迁。

虽说展览是美国视角,但Wing Young Huie的镜头又很自然地关注那些不太引人注目的亚裔社区,关注那些处于美国文化边缘的亚裔小人物。Wing Young Huie家里有六个孩子,他是年龄最小并且唯一不是在中国出生的那个,对于他的摄影作品,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可以有不同的诠释。他希望观众不仅能够意识到他们对作品的理解可能与周围的人大不相同,同时也能思考一下他们的观感在多大程度上会受到那些平日里习以为常的、铺天盖地的媒体和广告图片的影响。

一幅2002年在加利福尼亚拍摄的《坐在儿时上中国学校时一样的桌子旁》勾起了无数参观者儿时的回忆。画面中干净明亮的教室,桌子椅子被整齐地排放着,一尘不染;洁白的墙上贴着地图以及名言警句,一个人静静地,甚至有些孤独地坐在那里回想着往昔的记忆。对于他的许多的摄影,美国艺评人认为,“Wing Young Huie的摄影,有几分上世纪初刘易斯·海因的风采,大萧条时期沃克·伊文思的影子,画家爱德华·霍珀的特色,反映了某些人的孤独感与疏离感,但其实这些人就是我们自己。”

让人们最为喜欢的是一幅亚裔小男孩的照片,它被做成了海报放在门口最显眼的位置,散落的樱花像雪花被染红了般铺满了整个大地,一个大约七八岁,穿着小夹克、米色小西裤、黑色小皮鞋的小男孩匆忙地走过,似乎摄影者叫了孩子一声,孩子微笑地看了他一眼,在他匆忙按下快门的那一秒,孩子被定格在了画面的最右角,只显露的一半的身子,却成了经典的瞬间。

Wing Young Huie的摄影曾在世界许多博物馆中展出,其中包括匈牙利布达佩斯的路德维希博物馆、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的Walker艺术中心、明尼阿波利斯市艺术学院,和位于圣保罗市的明尼苏达美国艺术博物馆。他的许多作品都享誉国际,并在知名的美术馆和具有历史意义的场合公开展览过。这些作品集中反映了美国社会中包括社会经济、种族差异和文化背景等方面的存在的多样性。

他的《美国湖街》最为人们所熟知。他用了四年的时间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湖街拍摄了近两万幅照片,他将其中的675幅展示在一条六英里长的大街的建筑物和橱窗上。在展示的照片上没有他的署名,而只有被拍摄者自己说的话,从而显示了人们看待美国城市的多样性。他自己解释说,当人们看到自己的照片被贴在街边时,就像照镜子一样。人们认为只有去世的名人才会有照片公开展示,有人看照片时会问:“这是哪位名人?他去世了吗?”这就是Wing Young Huie要向人们传递的概念,在充斥着耐克广告汽车广告香水广告的大街上,这种展示让人们看到了社会艺术,即大多数美国人自己的生活、文化和身份。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星坛报》评论说:“《美国湖街》很可能成为摄影与公共艺术史上的里程碑。”

许多人说Wing Young Huie的摄影让我们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也重新认识了自己。这个美国出生的[FS:PAGE]华裔用他独特的视角,呈现了他的拍摄经历,向人们展示了他在美国的跨文化之旅。他的摄影所展现的世界同时也深刻地震撼了我们。摄影可以强化观看的道德立场,可以见证事实,可以截取时间的片段以代替人的记忆,可以美化或丑化要摄取的对象,也可引发我们对世界的沉思和遐想。它为我们提供了世界的多种面貌,却始终保持着一种貌似“客观”的、“有距离”的立场,而正是这种“客观”的立场使它潜入了我们的内心世界,深深地撼动着我们的灵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